字号:

同人短篇:若只如初见,恰似桃花来

时间:2017-08-13 17:21:43 作者:特别绿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阙>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可是如果人生可以选择,那么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


  你要学着接受这个世界上总有突如其来的失去。


  都说飘渺峰山脚常年四季如春,却不知为何鲜少有人在此定居。有传言说是为了不惊扰在飘渺峰上住着的神仙,然而更多的说法却是......


  “那里全是吃人的妖怪,小心你有命去,没命住哟~”


  不过这都并不干扰住在飘渺峰山腰的红荞。


  傍晚的飘渺峰总是带着一丝诡秘莫测的味道,泛红的天空飘过大片诡谲的云,风起吹动树叶飒飒作响。当夕阳的余晖洒在屋檐旁的大桃树上映出深而长的影子,红荞才慢吞吞的背着药框走回坐落在山腰的小木屋。她不知道一个人在这住了多久,只记得当年那个人走的时候,她刚把从家乡带来的桃花枝种在房屋前,如今,当年的桃花枝已经长成了可以庇荫遮凉的大树了。


  入了夜的飘渺峰还是有些凉意的。红荞同往常一样的拿着草药准备去分类规整,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隐约间仿佛能听到一阵悉索声从内屋传来。红荞的动作顿了顿,又继续向内屋走去,她向来不在意这些,也可能是山上的野猴子又闲不住的跑下来藏在附近准备捉弄她。


  似是想到了什么,红荞从药框里摸出了几枚野果子,擦过之后别在腰带后侧的暗袋里。有了这些,它们也会高兴吧。这些年要不是有它们陪伴在身边,自己想必也要寂寞的发霉了吧。红荞想这么想着,嘴角隐约带了一丝笑意。


  不过当红荞看到在内屋的是擦拭双刀的刺客而不是躲在桌下的野猴子的时候,她的脑子却莫名闪过一丝滑稽,不知道这只大猴子会不会对她采的野果子感兴趣。


  “孤风在哪儿。”


  “显然,他并不在这。”红荞挑眉,是不是刺客都是这么的喜欢直奔主题。


  “你跟他什么关系?”


  “你猜咯~”红荞有些失笑,真是个奇怪的刺客。不过看在他是这些年除了猴子外的第一位客人,她或许可以考虑一下请他吃野果。


  “杀了你也是一样。”话音刚落,手间双刃转动,带起周身空气凝聚成冰,似有花瓣飘零其中,几乎是片刻间,刺客冰冷的刀刃便同红荞那娇嫩白皙的脖颈不失毫厘。


  世人皆知魍魉一派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而榜上有名的那几位更是无不令人闻风丧胆,眼前人波澜不惊的冰眸深处闪着幽暗深邃的光,看他挥动双刀时刀刃所到之处流动的光泽,红荞几乎片刻间便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惊魇凌霜,不是所有的高手都配拥有这把武器。


  世人也皆知,所谓高手都是见血封喉,一击毙命的。尤其是这种高手中的高手,双刀之下从未有过失手。除非是遇到什么意外。


  而红荞,便是这个意外。


  “哎、哎、等一下、等一下!”红荞急忙偏转身子,将自己的脖颈险险地从刀锋前救下,空气中似乎还带着浅浅的桃花香。她深呼了一口气,“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嘛,你知道我是谁么!”


  对比红荞的皱眉抱怨,刺客却更加惊讶。在大荒行走多年,没有人可以在他的刀下活命,而眼前的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却避开了,看似跌跌撞撞,却实是轻而易举。


  “你是谁。”能躲过他的双刃这绝对不是巧合。


  “我是妖怪啊!你要找孤风,这么巧,我也要找他。有件事情我要跟他问清楚,我可以跟你一起啊。”是的,那个人,那么轻易的就离开了,抛下了那么多问题留给她,她要找到那个人,问清楚、弄明白。


  “不必。”刺客虽是不信她妖怪的言论,却也还是放下了双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红荞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在坚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只知道,既然有了那个人的消息,那么就找到他。时光荏苒,岁月轮转,她因为那个人独自留在了飘渺峰山腰的小屋,也因为那个人她给自己画地为牢。也许,只要找到了那个人,她一直以来所有的疑问就都有了答案。


  至于怎么找到那个人,红荞狡黠的笑了笑。刚刚的刺客身上带着她的独家追踪秘药千里香,他这么执着,跟着他不愁找不到,而且说不定还有些有趣的事情来排遣寂寞。


  飘渺峰地形崎岖,山势陡峭,好在红荞在这里住的久了想要下山也并非难事,她就那么不紧不慢的跟在刺客身后。刺客也不傻,发现有人跟踪后几次三番都想甩掉她,然而每当觉得终于把这个尾巴甩掉之后没多久就发现红荞在不远的地方跟他招手微笑。


  所以,当那名刺客在龙门客栈又一次偶遇红荞的时候,他开始相信,她说要跟着他的话是真的。他有些头疼,感觉自己似乎是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红荞也不管,大喇喇的走到刺客旁边的长凳坐下,“我一直以为刺客除了洗澡的时候都是要穿黑色衣服的,”边说着边对上来送酒小二客气一笑,“不过你穿白衣服还真是比穿黑色顺眼多了。”


  刺客拂了拂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准备起身离开,却又听到她说:“反正你也甩不掉我,不如坐下一起喝杯酒嘛,这一路追你追的我好累。”


  许是觉得红荞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也许是看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面带疲惫的趴在桌上有些不忍,刺客顿了顿起身的动作,沉默的坐回原位,握着酒杯抿了一口红荞刚刚给他倒得酒,唇齿间似是多了一抹桃花的香味。


  仿佛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两人从你追我躲变成了结伴同行,虽然期间交流很少,而且大多是红荞在自说自话,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个人在行程中日渐形成的默契。


  “喂,这家店是镇子上最好的了,我们今晚在这落脚吧。”


  “你去摘几个果子,我不会爬树!”


  “虽然你抓鱼的技术不错,但是这烤鱼的技术还是有待提高的,我看好你哦~”


  “呆木头,这有虫子,你快打死它!”


  “好默默,我今天想在床上躺一天~”


  原本枯燥烦闷的找人计划渐渐的变成了游山玩水,偶尔有探听到那个人在某处的消息,两人也是默契的选择暂时避开,充耳不闻。


  他们路经中原西岐村时帮阿多多找姐姐,也特意顺路到江南的桃溪看传说中的鸳侣双花,在晴日湖钓过鱼,在有木原上赛过马,去丛极渊探险寻找冰雕,甚至为了看个日出翻山越岭跑到逝水之滨。红荞习惯了指挥云默干这干那,云默似乎也习惯了陪着红荞看她疯看她闹。


  时光荏苒,春去春回,安闲自在的生活仿佛让两个人忘记了行程的目的,但也仅仅是仿佛。他们都知道,无论过多久,无论经历过什么,那个人,都是一个抹不掉的痕迹,他欠红荞一个答案,也欠云默一个结果。红荞会因听到他的名字而失神沉默,云默也会因听到他的事迹而彻夜练功。他们都假装若无其事毫不在意,却又任凭那个人在他们的心里凝成一个又一个结。


  缘起是梦里桃花一场惊鸿,缘灭是刹那芳华半盏朦胧。


  你有没有等过一个人?


  哪怕斗转星移,哪怕沧海桑田。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下3】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