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玩家原创小说七音——七界剑仙传(一)

时间:2017-08-06 11:35:41 作者:夏里大神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祁风台上,清风双眼微闭,于听风中渐入冥想,却被一阵无端异动惊扰。

  第一节 剑仙归来


  祁风台上,清风双眼微闭,于听风中渐入冥想,却被一阵无端异动惊扰。


  霎时间,清风衣袂飞扬,腰间的白玉珏自顾相碰,发出一串清脆的声响。风停音止,清风睁开双眼,清浅的眸子微微一动,便洞悉一切。


  “终究是回来了。”


  清风轻轻叹道,扯下腰间的白玉珏,随手扔向了空中,白玉珏顷刻化作一团白烟,消散无踪。


  “师父,我们要去剑仙阁吗?”东彦见状,走上前来。


  “不必了。”清风摇了摇头,“你且去长天峰送个口信吧!”


  “是,师父。”东彦闻言,恭敬地行了礼,捏诀而去。


  清风拂了拂衣袖,闭眼听风,参悟大道。


  云来峰上,剑仙阁下,白衣女子缓缓绕过干涸的庭池,穿过破损的回廊,寻着朽败的木梯,一路登上阁顶,停在一块破旧的牌匾之前。


  白衣女子微微抬手,一拂袖,便引来一阵疾风,将牌匾上的灰尘尽数吹散。


  “师父,孽徒七音,回来了。”


  白衣女子望着牌匾上“剑仙阁”三个烫金大字,一时间百感交集,吐出这句话来。


  “师妹!”蓝衣男子捏诀而来,形色匆忙且满面欣喜,刚才落定,便唤道。


  “谨余师兄,三千年不见,你可还好?”七音闻言转身,收起方才心绪,冲来人一笑。


  “昨日我夜观星象,见那东宫苍龙异动,竟不知是你回来了!”谨余欣喜难耐,冲上来拥住七音。


  “没想到你还是终日沉迷星象啊!”七音轻轻推开谨余,摇头笑道。


  “不过是潦草度日罢了!又何须在乎形式呢?”谨余倒也豁达,送了耸肩,自嘲道。


  “听你此言,我倒也放心了!你好歹是堂堂有南仙宗长天峰长老,竟也这般浑噩度日,至少说明北陆,如今是个和平盛世!”七音低头间,瞥见了谨余的长老佩令,戏谑道。


  “那我也就放心了!师妹仍是这般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说明师妹还是那如假包换的师妹!”谨余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坛酒,“喏!你最爱的醉仙酿!”


  七音接过酒坛,心头微微一颤:“还是师兄待我最好!”


  “那当然了!”谨余宠溺地揉了揉七音额前的碎发。


  七音打开酒坛,仰头喝了一口,美酒下肚,一时间喜色难掩:“师兄手艺见长啊!”


  “千万别夸我!绝世孤品,仅此一坛,多的没有!”谨余闻言,连忙摊了摊手。


  “小气!”七音一撇嘴,呲道。


  “话说回来,如今这云来峰怕是没法儿住了,不如随我回长天峰吧!我保证,绝不比你的临川楼差!”谨余四顾扫了一眼周身环境,眼及之处皆是厚重的灰尘。


  “我谢谢你!”七音闻言,颇为不爽,抬脚便朝楼下走。


  “喂,你去哪儿?”谨余忙跟上去。


  “看看我堂堂剑仙阁,还有哪一处可以栖身!”七音收起酒坛,跳下木梯。


  “喂!人呢?”谨余再往下看,七音早已不见踪影。


  七音跑遍了整个云来峰,也没能找到一处栖身之地,不禁感怀:没想到昔日的七界第一阁,如今皆是满目疮痍、破败不堪,着实痛心!


  谨余寻来之时,七音正垂头丧气地瘫在临川楼前。


  谨余自顾摇了摇头,坐到七音身旁:“你不必如此灰心,就拿有南仙宗来说,它虽有万年传承,且贵为八大名门之首,但谁有又知道千万年之后,尚能安存呢?”


  谨余话锋一转:“更何况是剑仙阁!世间万物,皆有其命数和造化,既是没了,也都有它的道理。”


  “我想知道它是怎么没的。”七音蓦然抬头。


  “真的想听?”谨余有些不忍。


  “嗯。”七音点头。


  “好吧。”谨余叹了口气,“那日,渊虹掌门将你封入悬宋崖之后,便因拂风琴之事,责罚了忆云。”


  “什么?竟有这等事!当日祸事皆由我一人承担,掌门为何还要殃及忆云师姐?”七音满眼诧异。


  “或许,渊虹掌门是铁了心要毁掉剑仙阁吧!”谨余顿了顿,“他罚忆云在玄天洞面壁十年,而忆雨为了给忆云求情,在扶正殿前长跪八十四天,为护殿剑阵所伤,错失天赋,约莫只过了百年,便抑郁而终了。”


  “你说什么?!”七音激动起身,“忆雨死了?”


  “嗯。”谨余别过头去,“逝者已去,唯愿他安息。”


  七音一时接受不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谨余及时将她扶住。


  “你接着说。”七音推开谨余。


  “十年之后,忆云转拜云华峰元封长老座下,现如今,她已继任云华峰长老。”谨余抿了抿嘴,“剑仙阁先是没了你,后又痛失忆云,而唯一有资格接手的雪涯,却根本没有掌控大局的能力,久而久之,人便散尽了。”


  “不过雪涯也算尽了全力,她曾多次央求渊虹掌门,以求保住剑仙阁,怎料却因此惹怒了渊虹掌门,渊虹掌门一怒之下,以雪涯本为妖族,不便插手仙宗为由,将她遣回了清水岛。”谨余言罢,转过身负手而立,“剑仙阁,便就此没了。”


  “说到底,全都是我惹的祸。”七音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嵌进肉里,掌心溢出血来。


  “师妹,别人不知也罢,但师兄知道,错并不全在你!”谨余不忍道。


  “我不怨彼非年,我怨我自己!谈爱恨就谈爱恨,却非得放不下,还要搭上家门、师门和亲近之人。”七音转过身去,双肩颤抖,“可笑的是,三千年已过,我才得知自己竟闯下如此大祸!”


  “但是,错了就是错了。”七音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师妹……”谨余不知如何劝慰。


  “师兄,我已无脸去见忆云师姐,麻烦你将这拂风琴交还与她。”七音唤出一把冰丝玄晶琴,“也请你转告她,欠她的命,他日……我必定亲自偿还!”


  “师妹,你无需如此的!你与忆云昔日情同姐妹……”谨余着急道。


  “正因如此,我才更了解她。”七音语气低沉,“她离开剑仙阁,便是要与我一刀两断,继任云华峰长老之位,更是摆明了与我为敌,无需明言,你我都懂。”


  “可是……”谨余还想再劝,却被七音打断。


  “师兄,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谨余一番欲言又止之后,最终作罢。


  “罢了!不管你有任何事情,如需帮忙,来长天峰找我便是。”


  谨余言罢,捏诀而去。

  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去,七音独自在神树下站了许久,任凭凉风吹起她的长发,在空中凌乱飞舞。


  忽而,七音掏出酒坛,于树下独饮起来。


  大梦三千,醒来方知罪孽缠身。


  花下一醉,唯有赎罪才能解酒。


  七音望着曾与忆云一起种下的神树,如今高耸入云,不禁回想起昔日光景,终是泪流满面。


  七音在神树下站了一夜,前半夜醉中嚼痛,泪酒交加,后半夜倒是平静下来,沉默伫立。


  直至东方微白之时,七音捏诀而去。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下3】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